第一健康网

家庭感觉如何?科姆·托宾:当家作主的责任延伸到妇女的命运和国家认同

2020-11-16 14:50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2885

“家是文学中最古老的主题。在第五届中欧国际文学节上,作家们经常讨论离乡背井的历程,爱尔兰作家科尔姆·托宾和中国作家毕飞宇讨论了“家的感觉”。托宾的作品主要描写爱尔兰社会、异国生活、对个人身份和性取向的探索与坚持。他的小说《布鲁克林》讲述了爱尔兰女孩离开亲人来到美国布鲁克林的故事。他的短篇小说集《空荡荡的家》也涉及到逃避过去、回归家庭的主题。毕飞宇曾回家乡江苏兴化,在“文学之乡”节目中探寻文学地理学的渊源。他用扁担划过家乡的河。他笔下的“青衣”、“玉米”、“平原”、“按摩”等人物都生长在这片土地上。


毕飞宇:家庭带给我们潜在的身份

image.png

毕飞宇认为,对于从事写作的人来说,家是一个非常好的话题。”一个作家一生只能写两本书。一个是如何离开家,另一个是如何回家,“家在这里可以指房子,家乡,或者文化形式。他说,文化通常与国家、民族、时代等大概念联系在一起,但事实上,家庭是文化的最小单位。人在家庭文化中,就像人在水里一样,有些人觉得舒服,会体会浮力,但不会游泳的人会下沉。


毕飞宇说,小时候住在一个小村子里,和家人的关系很紧张。在读者中,他曾说,他从小就有流浪的感觉,因为父亲是被收养的,他没有祖宗,父母也不停地换工作。他提到感觉,一个村子里只有另外一个亲人,看到其他朋友都会去坟前祭祖,他很羡慕,但他没有坟可以去,也没有根可以找。更何况,父亲沉默,面对孩子们常常无话可说,这种情况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不享受家里的福利,只想离开这个地方,找一个能和自己建立良好互动的地方。在毕飞宇看来,我的家庭和家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对立的,作家可以是战士,可以是背叛者,也可以是逃亡者。但最糟糕的是成为家庭的同谋者,也就是说,他天生就有“游泳”和享受福利的能力。

image.png

他认为每个人都有潜在的身份。有时人们会误解为社会认同。事实上,它更多的是由家庭带来的。有些人带着父子、母女或女儿、孙子,这些人物就会成为情感的出发点。”生活中所有的秘密都是关系。如何面对世界,如何与世界建立关系,最早的一步是建立在家庭内部。而世界上最早的情感模式、表达模式必须从家庭开始。如果从一岁起就与家庭伦理无关,就找不到与世界对话的适当方式。”但同时,他也看到,人最重要的是对自己负责。重要的是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一个人可以更多地爱别人,因为他在家里得到了爱,也可以在家里得不到爱。不过,在其他地方建设也是可行的。”千万不要机械地把家庭模式和社会模式等同起来,”毕飞宇在一次谈话中说。


托宾:《乔伊没有故事》《托宾的名门》近日由上海翻译出版社出版。它讲述了阿伽门农在特洛伊战争结束后回到家乡的故事。然而,他的妻子克莱特涅斯特拉对阿伽门农牺牲大女儿感到愤恨,因为她在战争中冒犯了狩猎女神阿耳特弥斯,所以她和她的情人密谋,伤害了他。在《名门》中,作者用现代语言叙述了阿伽门农的家庭悲剧和暴力循环。这部作品以家庭为中心,但却充满了家庭暴力、绑架和紧张。它打破了看似温暖的家庭,试图探索隐藏在忠诚、保护和爱背后的一些破碎。托宾说,很多人喜欢想象家庭是一个温暖而安全的地方,但作家们会彻底颠覆这种想法:“没有故事在欢乐中。小说家写故事时,总是在玻璃上寻找瑕疵。”


责任编辑:无量渡口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第一健康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