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健康网

那些在“11.11”“买书如山倒”的年轻人

2020-11-10 13:39   来源: 互联网    阅读次数:2166

中国现代和当代作家能收集到的全部藏品是什么?"是××出版社的纪录片系列全部售出吗?有人会买一套翻译成中文的学术名著吗?" 以上问题是豆瓣集团(以下简称 "倒书组") 的一个典型话题。


它已经达到了每年的 "双 11",这是每年唯一的狂欢节,而另一个是今年上半年的 "618"。尤其是在图书促销的高峰期,这个团体的帖子数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增长。这对 460000 多名成员来说并不奇怪。


在图书倒置组中,买一本书是一项技术性工作。在网购节期间,企业设置了奇怪的规则,资深团队成员可以清楚地执行。完整 100 元减去 50 元,学会如何将订单组合到完整的 100 元倍数,属于入门级;叠加使用 400 元减去 100 元的优惠券,从而以 2.5% 的折扣价取胜,是正确的姿态。当然,在一天结束的时候,根据速度的不同,平台上发布了大量的优惠券被一刹那抢走了,一些清晨的优惠券,用来早早睡觉是对小组的一次考验。


一套 "周作人全集" 作品的价格有多低 ",定价近 2000 元,是图书倒装组成员津津乐道的话题。从半价到实际付款 620 元 -- 最后以不到 70% 的折扣买下了这本书,豆友的神性操作一次又一次地刷新了楼价。直到平台告诉我们:这本书已经卖完了,请耐心等待下一次的到来。


有时,平台或商家的 "Bug 价格" 是一个意外的惊喜。企业在开展促销活动时,往往会选择打折促销的类型。质量差、印刷粗糙、阅读价值低的书更容易出现 "神性价格"。然而,图书倒置组的一名合格成员永远不会满足于 "99 元可选 10 册" 的游戏。只有当企业有意或无意地将收藏价值高的书籍纳入超低价格促销的顺序时,它们才会果断地这样做。当然,这些机会是转瞬即逝的,企业要么迅速取消报价,要么宣布其 "缺货"。


随着时间的推移,潜伏在图书倒装组中的出版商也找到了绝食营销的途径。每当这本书匆忙出版时,就只会发布有限的优惠商品,甚至一些学术著作也无法摆脱庸俗。经过一些炒作之后,只有少数读者真正买到了实惠,而绝大多数消费者可能只需要孤独地购买。


在图书组中安慰自己的最好方法是声称买一本书也是一种理财的方式。"事实上,有些书在不久的将来不会被重印,在二手书市场价格上涨的时候,有些甚至是价格的几倍。也有书籍,因为电子商务的推广力度太大,购买后的二手买家也可以赚取差价。然而,这些都是偶然的情况,即使他们在" 财务管理 " 的意义上取得了成功,有多少真正的书迷愿意把手中的书转移到别人手中来兑现呢?


经验丰富的战斗智慧和勇气,展示成果的接收环节,经常伴随着大量书籍出版的照片。在图书倒置组中,许多人在家里的书房就像一个小图书馆,书架上已经满了书,多余的书只能在地上编码,堆起来,这是标准配置。真正的上帝买了一栋别墅,以建立一套藏书。



作为一个致力于指导人们如何购买书籍的团体,书籍版本知识自然是必要的,这与相应的价格相对应。特别是全集的名家们已经进入了公共版权的范围,因为有大量的版本,也要仔细挑选。以鲁迅的完整作品为例,虽然内容大致相同,但人文社会的版本往往在祭坛中间受到崇拜,自然价格也很高。一些出版业的新星在他们的广告中强调,"当年的原版没有被删除",也可以赢得一群粉丝。最不受欢迎的是封面设计,排版,纸张薄版,当然,他们的价格也是最低的。老实说,如果你不挑剔的话,鲁迅的这些完整的作品可以满足欣赏鲁迅作品魅力的基本需求。


事实上,买书不仅涉及到数学和经济学的常识,也涉及到对家庭伦理之间关系的深刻考验。在这一点上,图书倒置组提供了大量的实地调查数据。


另一个热门话题是如何在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成箱的书放在家里。一位团队成员说,因为家里的书架满了,所以他不敢在家里捡,所以他把书藏在车的后备箱里。但是,有一段时间他没法把书藏起来。队员最担心的是,他的家人会开车,发现后备箱和后座被书占为己有。


一家人外出时预约送货员带书,把书塞到房间的角落里,是图书倒装组成员解决购书引起的家庭矛盾的一种常见方式。在"你把书藏在书房里的方式"的贴子上,有很多热心的网友:回家时躲在门鞋柜里,半夜溜进书房;把快递箱伪装成小吃盒,然后把它送到单位,一次带一两个回去。一个团队成员,作为一个父亲,给他的女儿这个问题:父亲的单位里有40本书,每天有2本书,每五天有10本书被买一次。你能把它带回家几天?


有些队员郑重地说,他们每年都会和家人坐下来讨论预算,如果当年的预算不花,可以累积到下一年。当然,如果你遇到合适的宣传书,预算不足,那时候也不是不可能透支的。


就像胡适今天对打扑克牌感到难过一样,如何戒掉买书和吸毒的习惯也成为了这个群体中一些理性人士关注的问题。"有些人想出了一个主意:每当你想买一本书的时候,试着把家里最重的一本书塞进你的背包里,跑两圈,抱着一整盒书蹲下来,把头靠在头上,或者把仰卧起坐。然而,关于这个话题的讨论往往会漏掉,比如"几个月后,我发现我可以背诵更多的书。


在一个专注于买书的群体中,尝试开始阅读总是不合适的。因为谈论阅读率总是会让团队中的同事羞愧地低下头,所以最好不要这么说。晚期仓鼠患者在他们面前面对精神食物只是为了看封面--事实上,仅仅是书脊就足以让他们满意。至于阅读的问题,我们一直在四处寻找,期待着找到一条缝进去。


image.png

当然,书是用来阅读的。不阅读内容,你就无法意识到内容的价值。在图书集团的很多成员看来,书籍其实已经变成了简单的消费品,这符合当下消费主义的趋势。在下订单之前,我不考虑是否真的能读完这些书。我只对付款时间的兴奋和收到货物的短暂乐趣感到满意。正如 book Down 集团的公告所说:“买书时总有囤积的热情。读书的时候,没有时间,没有心情,没有机会,没有耐心。成堆的纸带着怨恨的目光看着我,黑天鹅之父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在他的作品中提出了“反图书馆”的概念。他认为,让自己置身于大量未读的书籍中,不断提醒自己知识有限和无知。这些未读的书构成了“反图书馆”。问题是,你是否真的通过提醒自己的无知而获得对知识的热情?




有人指出,买书现象就像是一场大瀑布,表现出“填饱了自己的焦虑”。有人认为,当你最想读这本书时,它正好在你手中。因此,满足这种焦虑的代价可能很大。众所周知,许多著名作家不收藏书籍,这不仅是因为可以理解的经济原因,而且因为一本书的收藏不能过着漂泊的生活。




下次你清空购物车时,记得提醒自己买书并不比买化妆品、零食或珠宝更高贵。你刚刚完成了一个复杂的计算,你在争抢中获得了第一个机会,家里就只有另外一个空余空间来存放图书,仅此而已。


责任编辑:萤莹香草钟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第一健康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